博尔塔拉蒙古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0月05日 17:24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网易重回游戏轨道

进行大刀阔斧改革后,网易重回增长轨道。5月20日,网易集团(NASDAQ:NTES)于美股盘后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Q1网易营收170.6亿元,超市场预期的156.54亿元,同比增长18.3%(2019年Q1为剔除考拉后的数据);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网易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35.5亿元人民币,超出市场预期,同比增长近30%。交出一份超出市场预期的财报,网易盘后股价涨2.35%,市值达511.22亿美元。核心游戏业务的高速增长,是网易连续八个季度营收超过百亿元,并在Q1实现环比增长新高,达16.5%。摩根士丹利曾发布分析报告指出,预测网易游戏在2019-2021年期间,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4%,而Q1财报的实际情况也基本符合市场预期。此外,Q1网易云音乐和有道教育也都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在疫情席卷全球的大背景下,网易实现了逆市增长,过上了好日子,但阴霾真的完全过去了吗?稳住游戏是王道在电商领域走了两年弯路后,网易正重新变回游戏公司。2020年Q1,游戏占总营收的比重再次突破80%,而在电商发展最胜时,游戏的占比仅为55%。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曾视电商为第二增长曲线,寄望于网易能成为游戏和电商双引擎驱动的业务多元化公司。但电商近一年的业绩表现,却有些“辜负”丁磊的厚望。在发展早期,电商业务涨势凶猛,其同比增速曾一度接近200%,但自2018年Q1起,电商业务的同比增速不断下滑,至2019年Q2已经缩水至21.70%,不过一年时间。与之相对地,即使发展超过十年,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仍然保持着每个季度同比30%以上的增速。左:网易2018Q1至2020Q1各大业务营收情况及占比右:网易2017Q4至2020Q1各大业务YOY%(营收同比增速)制图:36氪数据均来自公司财报更糟的是,电商业务在营收规模和占比不断扩大的同时(占总营收比重接近40%),对集团业务的毛利和毛利率的拖累却越来越严重。即使网易曾通过补贴促销刺激考拉销量、上线9.9元专区并开辟多渠道销售以降低网易严选的库存,电商的毛利率仍至多维持在10%左右。而游戏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60%左右,是十分健康的盈利方式。即使是广告,其占总营收比重一直低于10%,但对整体毛利的贡献与电商几乎持平,其毛利率也高达60%。网易各大业务对毛利的贡献及毛利率情况,制图:36氪数据来自公司财报因此,基于盈利和效率的考量,网易将电商业务拆分和边缘化。自2019年Q3起,已出售给阿里巴巴的考拉不再出现在网易的财报中,而鉴于严选等业务收入相对较小,网易更改了披露方式,业务板块从原先的游戏、电商、广告、创新及其他调整为游戏、网易有道和创新及其他。减负电商重新聚焦游戏轨道后,资本市场给予了网易积极的反馈。截至发稿前,网易市值高达500亿美元,自边缘化电商后,网易股价整体涨幅已超过50%,一改近年来市值腰斩的颓势。成为网易唯一的支柱型业务后,叠加疫情效应,游戏于近期迎来新一轮的高增长。尤其环比增速显著,2020年Q1高达16.5%,创近两年新高。2018Q1至2020Q1网易游戏业务同比增速(YOY%)和环比增速(QOQ%)制图:36氪数据均来自公司财报网易游戏的全球化布局也将给这个老牌业务带来新的想象空间。早在2018年Q3,网易游戏的海外收入占游戏总收入的比重开始超过10%。而在当前AppAnnie最新公布的全球发行商52强榜单中,网易排名第二,4月中国厂商出海收入榜单中,网易排名19,仅此次于腾讯。其中《荒野行动》等明星游戏在日本等海外市场继续表现良好,在Q1中国出海游戏收入榜单中排名第3。虽然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蔓延引发分析师对网易海外收入的普遍担忧,但丁磊在财报会议上表示,今年年中和下半年,网易游戏将会继续在海外市场发行作品。网易游戏海外市场表现,图片来自APPAnnie中金公司曾表示,游戏全球化将持续作为网易营收长期增长动力。例如《荒野行动》、《第五人格》、《哈利波特》、《暗黑手游》、《率土之滨》等游戏都将稳步推动公司全球化进程。未来2年至3年内,网易或有望实现海外收入贡献占游戏总收入收入30%的目标。行业人士曾对网易游戏业务营收增速提出担忧,若新游戏无法突围,仅凭“吃老本”的网易游戏很有可能面临停滞不前的局面。从财报来看,这个问题或已逐渐显现。与往常一样,Q1网易再次推出了大量新游戏,但大部分表现优异的游戏仍然是“旧瓶装新酒”,新游戏的影响力依然需要时间发酵。近年来,为了防止“中年危机”的到来,腾讯、阿里、网易、百度等多家巨头都开始尝试多元化的业务布局,但创新业务需要长时间的孵化和不计成本的投入,再加上全球经济环境整体下行,叠加疫情效应,即使是各大巨头,能勉力稳住各家的核心业务不受太大影响已实属不易。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网易重新聚焦游戏等内容赛道也属明智之举。事实上,因为早早的抛掉了电商业务,在此次席卷全球的疫情中,网易也并未受到太大的波及。音乐和教育壮大仍需时间虽失去了电商这个“第二增长曲线”,但丁磊一直在为网易寻找新的增长点,在多个场合,他都表达了对网易云音乐和有道教育的期待。网易云音乐目前被并入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在财报中还没有“姓名”。但在Q1的财报电话会上,网易云音乐收入显著增长,同比增速为128%,付费会员数不断增加,拉动创新及其他这一业务板块收入同比增加28%,达到30亿元,占总营收比重为17.6%,创新高。网易云音乐净收入和付费会员不断增加,主因仍是加速开拓版权库。过去三个月内,网易云音乐密集拿下四项重要版权合作项目,合作伙伴包括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少城时代。在版权合作之外,网易云音乐还广泛布局覆盖音乐产业链条上下游。例如,网易云音乐与滚石唱片就艺人发掘培养、音乐IP深度开发、原创音乐、音乐演出、在线K歌等领域展开合作。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规模持续扩大,收入同比增速、毛利增长都很明显,但自2019年Q3成立后,该业务板块收入环比增速却显著下降,尤其2020年Q1,该业务板块收入环比增速降至-19.35%,创历史新低。目前,该业务板块内主要有广告、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等业务。而在疫情期间,电商和广告业务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抵消了网易云音乐带来的增长。不过,由于广告业务被并入,自2019年Q2起,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整体毛利率得到了提升,转负为正。对网易云音乐来说,更大的挑战来自外部竞争,当前在线音乐市场的版权争夺大战仍然十分胶着,且在“得版权者得天下”的前提下,腾讯音乐(TME)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根据科技唆麻的说法,TME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对标不同年龄群体和用户,构筑起差异化的产品矩阵,直接囊括国内超过70%的流媒体用户。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网易云音乐依靠原创音乐人、用户上传同人作品等方式来维持平台音乐内容的供给,一度是小众音乐圈子的代名词。网易云音乐副总裁李茵曾透露,2019年的新增用户中有85%都是95后。很明显,网易云音乐与B站的用户结构高度相同,也令其备受资本市场青睐。但这种打法在差异化、节省开支的同时也让网易云音乐无力与腾讯等大玩家抗衡。但今时不同往日,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已突破8亿人,早已“破圈”,需要大量扩充自己的内容SKU,以防止用户流失。近半年来,网易云音乐已密集拿下多个音乐版权方面的合作。接下来,网易云音乐或许还有更多突围的机会,一方面腾讯与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合约即将到期,这笔费用十分昂贵,腾讯是否会续仍是未知,网易云或有新的购入版权的机会;另一方面,2019年Q3,网易曾与阿里巴巴与云峰就网易云音乐达成了约7亿美元投资的最终协议,这笔交易让网易云音乐在购入版权时拥有更充足的资金。国内市场的在线用户增长正逐渐陷入瓶颈,虽然从腾讯和网易的财报来看,用户的付费意愿增强,但转化率提升却很缓慢。为了维持高增长各大玩家都在向外扩张,音乐巨头也不例外,激烈的竞争在海外点燃。此外,长音频、线下音乐场景等也都是音乐巨头们新的战场。从布局来看,网易选择战火相对没那么激烈的非洲,避免与腾讯和字节跳动产生正面竞争(亚洲、欧美)。不过,非洲市场虽然人口庞大,但消费力和欧洲、北美、亚洲差距较大。为了持续扩大用户群体,网易云音乐迟早将和腾讯、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正面对垒。另一个被广泛看好的新增长点是有道教育。目前该业务已上市,并从2019年Q3开始在网易财报中披露业绩。在2019年Q3至2020年Q1的三个季度中,有道教育营收的同比增速分别为98.40%、78.40%、139.80%,此外,Q1的毛利率达到48%。很明显,在疫情前夕,网易有道的增速已经开始放缓,但疫情给其打了一注强心针,但随着大量中小学生逐渐开始返校,这个增长能否维持,仍需打上问号。况且,在不断规模化的同时,有道教育的亏损也在持续扩大,Q1达到1.71亿元。聚焦游戏,边缘化电商,拆分有道,待拆分云音乐,为了提振业绩,网易近一年来进行了较为激进的改革。从整体来看,改革效果显著,但这也有疫情叠加带来增长红利的缘故,爆款游戏难出、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和增长问题、有道的盈利问题都将长期存在。【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20年05月21日 11:46

有哪些适合上班族做的兼职?

1、网络服务网络服务的概念非常宽泛,包括为企业提供网络化客户关系、自动化办公、营销等方面的管理服务,同时也为网上开店或利用网络的个人服务。包括网络服务在内的IT服务,已成为IT领域e799bee5baa6e79fa5e98193e59b9ee7ad9431333431373863中一块诱人的蛋糕,蕴藏着无限商机。2、网约车/代驾网约车司机,这个职业完全是在下班后做,不过前提是自己必须有车,而且要符合网约车平台的规定,不过现在很多人地方都规定网约车司机必须持证上岗,如果有条件自己可以考一个。这种职业比较自由,有时间就可以做,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一个月的收入还是不错的。3、微商、微代理、社交商城微商这个词、这个行业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每个人身边总会有那么几个在做微商的。其中,有专职做的,也有兼职做的。当然,这其中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其实,现在微商也有那种不需要自己进货、不需要代理费用、也不需要缴纳任何保证金,真正0成本的平台。4、自媒体自媒体和微信公众号的区别不大,但是自媒体对标题和内容有要求,所以在写文章和取标题的时候,要针对每个平台的用户群去做,这样才能得到平台的大量推荐。不过熟能生巧,做久了熟悉了,都很简单。收入持续,主要以平台返利、广告提成和自营商品等为主。5、笔译或口译有些公司没有固定专职翻译人员,则商务文件的笔译就需要大量的兼职翻译,各种会议、交流活动也需要大量的兼职口译人员。

2020年04月29日 14:43

怎么查某套房子的房东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可以到房屋所在地的房管局查询房屋所在地址的产权人,这个是权威准来确的查法。简便些,也可以通过电信、自来水、管道煤气、供电局查。报门牌号投诉上个月的费用计算自错误留你自己的电话,理论上他们会答复你并告诉你没有算错,沟通的过程中了解下户主的姓名不是难事。但是如果这个房子经过转手而上述电信等等没有办过户,或者起始办理电信等就不是用房东的名字的话,那就不准。zhidao传达室也很有可能知道房东情况的。

2020年04月27日 11:29